药品

中二病发言

杨文医生被恶意杀害一事我今晚才知晓,就和许多法学士、医学生、新闻系学生、乃至大部分网友一样,是真的出离愤怒了。且不说培养一位主治医师需要投入多少资源,需要医生本人投入多少时间,单单看完凶手残忍行凶的一帧动图,就看不下去了,当真是法律和道德只能约束好人吗?

我以为生命并无高低贵贱,但有的垃圾却是真的不配为人,真真是民风淳朴,还期待着教化和素质的提升吗?我认为,,,,,算了,挖坑于此,生完气再回填。(太生气了,预告只能食言了,淦)

写完小龙虾之后,气消了,然后就可以好好写了,然后让我重新开个头

杨文医生被恶意杀害一案并非个例,此前病患家属恶意伤人案件就时有发生,然而在信息爆炸的年代,人们的注意力太容易被转移了,除了事件中的受害者及其家属们,几天之后,这些事件便就此销声匿迹,好像从未发生过一般。而如此消极的处理手段竟然在无形之中,使得“医生”成为了一个“高危职业”。

现代医学的进步是无可质疑的,医生敬业爱岗,被称为白衣天使也是大众认可的。然而,赞扬美好的年代,回避了一些事实问题,在报道角度上的把握略有偏倚,便有可能造成难以估量的后果。我们肯定医生的爱岗精神,夸赞他们对待病人有如亲属,这是可以的,但这并不等于医生在自己的职业要求范围之外,额外做的被人们夸赞的事,就应该纳入其职业要求范围之内。然而,在这样一味的赞扬之下,舆论强加给医生的要求慢慢从口头上变到了医院的规定里。

救死扶伤本是天职,但额外的关心与爱护,只是医生自己在本分之外额外的施予,并非受助者由此要求其他所有医生都进行额外施予的理由。但在媒体对于“白衣天使”的鼓吹与塑造之下,医生被迫拥有了神的光环,他们必须个个都无私奉献,都能妙手回春,必须时刻在岗,不能拥有任何个人空间,哪怕遭遇悲伤,面对病人也必须如沐春风。

我的说法确实极端了,但在那些因为病人本身无法救治,而怪罪于医生,因为医生某次语气有变就直接投诉,因为不能接受病人救治无效就对医生拳脚相加、刀剑相向的无理家属们,是不是,在他们心里医生就是神,假若神达不到自己的要求,便瞬间跌落神坛,即可反手摧毁。

无耻之人、穷凶极恶之徒从来都不会在意道德与法律的管束,只有具体的规章制度能以剥夺其个人利益为处罚时,他们才会稍束手脚,只行小奸小恶之事。而在这之外,真正约束自我、遵纪守法的好人们,怎么就活得如此困难。

我以为,作为个人,做一个能说话,说话有人听,并且能说有价值的话,被很多人听的记者,就是我的追求了,而于我而言学习知识有何用,便是说话时尽量不出错,尽量有价值,尽量让更多人听到,罢了。(此乃中二病)

li

小精灵不在乎这些.JP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